俩男子挑战手机实名制 网购二代证生成软件出售获利5万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南昌大学教务系统_南昌大学教务管理_南昌大学教务处南安市教育局
阅读模式

从网上购买二代身份证生成软件,继而向多家通信营业厅出售牟利的两名嫌疑人受审。

  中国江苏网11月18日讯 所谓手机实名制,即手机用户凭借真实身份信息办理手机业务。自2015年9月1日起,电信运营商在通过各类实体营销渠道销售手机卡时,都要求用户出示本人身份证,并当场在第二代身份证读卡器上进行验证。

  邳州人李某为了招揽客户,多揽生意,先后从网上购买了两款二代身份证生成软件。这两款软件均能实现无需二代身份证读取器和真实身份证,即可令某通信公司业务系统正常工作。他还对两款软件破解、加密,与刘某预谋后,以500元至2000元不等的价格,向省内多家通信营业厅经营者出售,获利5万余元。昨日,该案在泉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为招揽客户,网购二代证破解软件

  今年27岁的李某是邳州人,初中文化,案发前在邳州八集镇经营一家移动营业厅。

  去年3月初,他在一个飞信群里看到有人在卖二代身份证破解实名制的软件。对方称,安装那个软件后可以手动输入任意编写的证件信息办理移动业务。“我以前在群里就听说过那个软件,当时就想买一套留着自己用。”李某说,如果有了那个软件程序,以后客户不带身份证就可以办理需要身份证验证的业务了,就能招揽更多的客户。所以当看到有人发出的出售信息后,他立即加了对方的飞信,单独与其联系,表达了自己的购买意愿。

  “对方开价350元,通过飞信发给我一个购物链接。”李某打开后看到对方店铺卖的是通信器材,而软件的商品名称却显示是一款老年商务手机。

  李某产生疑问,询问商品名称为什么不是二代证破解软件。对方解释说,破解软件在购物网站上是违禁品,所以用老年手机的名称和链接替代。得知原委,他拍下宝贝,确认交易。

  几天后,李某收到一个快递,包裹里则是一个加密的U盘。U盘里有一个名为“信息录入系统”的安装包,并附有使用说明。“我拿到U盘后,根据U盘里的教程安装进行试用,发现可以使用。”

  破解软件,加密后再出售

  随后,李某找到了同镇和他关系不错的、同样经营通信营业厅的刘某,并给对方进行了演示。

  据李某交代,当时刘某也想要那个软件,还说把那个软件拿出去可以卖钱;并问他U盘是否可以破解。当晚,李某通过购物网站联系上一个可以破解软件的卖家,并通过QQ远程操作将加密过的U盘破解,把U盘内的案件拷贝出来。之后,他又在网上买了文件加密器用来给破解后的软件加密;让别人必须有激活码才能使用那个软件,并且限制了软件的使用期限。“这样别人就不能随意复制和使用那个软件了,必须有我的授权才行。”

  “刘某知道我破解成功之后,就开始宣传那个软件。”李某说,3月26日,他们收到了第一笔客户的钱,500元。随后他们上门进行安装。之后,他们又陆陆续续给数十位客户安装了那个程序。他们分工明确,刘某负责推广、教会客户使用那个软件,以及和客户商谈安装费用等,而李某则负责提供最后的授权码。“授权码是我通过电脑上的注册机生成的。没有授权码,客户就没法使用软件。”李某说,他们大多时间是一起到客户店里安装软件,最后再通过电话告诉刘某激活码。

  刘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客户。他在沛县经营一家通信营业厅。去年8月份,他接到了刘某打来的电话,称有一个软件,可以读取假的二代身份证。“因为移动公司的任务比较重,我考虑了一下,就买了那个软件,花了1000块钱。”刘先生说,对方上门安装程序,装好之后,电脑桌面上显示一个身份证样式的图标。刘先生通过这个程序,做了十多个完善客户资料的业务。那些业务都是必须使用二代身份证才能做的。

  李某、刘某还曾到李女士在铜山单集经营的某通信营业厅推销过业务。据店员回忆,程序安装好之后,对方教会她该如何使用;并叮嘱她软件不要乱用,为了完成业务用就行。“那个软件的功能就是可以不用扫描二代身份证,也可以通过虚拟的身份证信息的方式办理业务。”

  又花5000元购买新版软件

  2015年8月14日,李某发现因为移动公司的系统升级,破解软件无法正常使用了。他又联系之前的卖家,要求对方提供软件升级服务。对方回复,需要重新安装,一台电脑1000元。

  随后,李某先通过支付宝付款500元。对方通过QQ发给他一个试用版的软件;在测试成功后,李某又支付500元的尾款;对方又发给他一个正式版的软件。

  “我找到破解上次程序的那个卖家,让他帮忙继续破解这个程序。”不过,由于加密度过高,未能破解成功。李某又找卖家提出购买不加密的软件程序。对方要价5000元。因为自己手头钱不够,他又找刘某要了4000元。

  这次,卖家发给李某一个没有加密的软件,并提供了一个SE加密程序,以及一个用来加密程序的软件。获得新版软件后,李某把新版软件压缩成一个升级包。在刘某提供之前购买软件的客户名单后,他把新版软件的升级程序发给了那些客户。

  “我和刘某一起卖软件,获利是一人一半。”李某说,由于他们的软件产品用户反映比较好,之间相互推荐,有些新客户会通过电话或微信主动联系刘某。软件的价格也从最初的500元到后来的1500元不等,其中大部分是以1000元成交。

  而公诉机关经审理查明,自2015年3月份以来,李某先后从网上购买了两款二代身份证生成软件。这两款软件均能实现无需二代身份证读取器和真实身份证,即可令移动公司业务系统正常工作。他还对两款软件破解、加密,与刘某预谋后,以每台500元至2000元不等的价格,向省内多家通信营业厅经营者出售。这两款软件安装在移动公司业务内网电脑中,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以实现无需二代身份证即可办理手机卡业务。截至2015年9月,李某、刘某共计向49人提供该两款软件54次,获利5万余元。经鉴定,两款二代身份证生成软件均具有破坏性程序文件的行为。

  上线软件开发者也落网

  随着案件的侦破,开发该软件的江西人王某(另案处理)也落网。33岁的王某一直从事软件研发工作,2015年初,有人找到他,让其制作不用刷身份证,通过人工输入身份证信息就可以在营业厅办理业务的软件。他开始搜集相关资料,研究制作了最早的免二代证刷卡就可以办理业务的软件,取名“虚拟二代阅读器”。这款软件没有针对哪个运行商,联通、移动、电信都可以试用。“具体用户在试用软件的时候,我一般都要求他们把读取二代证安装系统的环境发给我,我会根据具体用户发来的具体安装环境来确定软件匹配的是联通、移动、电信的哪一款。”

  据王某交代,他开发的那款软件是针对移动、联通、电信营业厅的。那些营业厅购买他制作的软件之后,先打开营业厅的读取二代证系统,再把他开发的软件直接复制到刚刚打开读取二代证系统的电脑上。“我开发的软件不需要安装,直接点击虚拟‘虚拟阅读器’就会弹出一个对话框,对话框内有姓名、证号、地址等信息。”王某说,填写二代证相关信息后,再点击营业厅的读取二代证系统,就可以读取到他设计的软件内填写的相关信息,从而实现了不用刷身份证就可以办理相关的通讯业务。

  公诉机关指控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庭审中,公诉人员表示李某、刘某故意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性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后果特别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李某的辩护人则认为被控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证据不足。“被告人将涉案软件售卖和安装到营业厅电脑后就丧失了对软件的控制权,实际控制和操作软件是各个安装涉案软件的移动营业厅。”辩护人称,该案是新型案例,而且李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认定为坦白;李某无前科,系初犯、偶犯。

  刘某的辩护人也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从本案看,二被告人的行为是否侵犯了计算机的安全,这是没有证据予以证实的。”辩护人说,计算机所有权是目前查证的营业厅业主所拥有的设备,设备主人认为使用这些软件是安全的。

  公诉人员指控,在这起案件中,两款相关软件的使用功能可以不再正常读取二代身份证,只要手动输入身份证号码可以办理手机卡,明显影响了移动公司计算机系统的正常运行。“计算机安全并不是指安装计算机的营业厅,计算机本身是否安全,整个移动系统计算机系统属于不安全的状态,之所以要设定二代身份证实名购卡,就是为了避免购买黑卡从事其他犯罪的情况,二被告人的行为从一开始就不掌握办卡人究竟是谁,以后涉及到其他犯罪在找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出现模糊概念,从而使其他电信诈骗得不到有效的解决。”

  主审法官:“黑卡”的社会危害性显而易见

  本案的主审法官介绍,本案存在一定争议,但是基本事实是可以确定的。当前我国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层出不穷,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

  在今年8月份发生的徐玉玉事件,犯罪分子就是用电话黑卡冒充教育局工作人员以发放助学金名义对其实施电话诈骗。电话“黑卡”泛滥,给不法分子实施电信网络诈骗、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恶意骚扰推销等违法犯罪提供便利。在本案中,李某、刘某通过实施犯罪行为为电话黑卡的办理提供了便利条件,其中的社会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

  近年来,国家也是高度重视打击电信网络违法犯罪。根据公开报道2016年7月25日至28日,在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和三大运营商支持配合下,广东省公安厅组织全省公安机关开展“安网2号”打击利用非法软件办理电话“黑卡”(非实名登记电话卡)专案收网行动,打掉一个以开发销售办理电话“黑卡”非法软件进行牟利的犯罪团伙,查获涉案电话“黑卡”逾10万个。此案是全国破获的首例利用非法软件破坏电话卡实名登记的案件,涉案渠道商遍及全国28个省市,是电话“黑卡”流入社会的源头之一。

  庭审中,李某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我以前不懂法律,没有思考过自己行为的后果,对于以前的行为很后悔,给社会带来了危害也给家人带来了伤害。”他请求法庭能够给予从轻处罚。

  刘某也表示,自己的行为给家人带来了痛苦。“通过在看守所一年的学习,我深刻的认识到了我的所作所为是不应该的,我认罪悔罪,希望法庭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本案将在法庭评议后,延期宣判。

标签:

编辑:廉昕朦

猜你喜欢